关注黄冈,打造黄冈市第一门户!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新闻生活综合门户网站——黄冈网(www.huanggang1.com)!

黄冈网

搜索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发布时间: 2021-5-31 10:56 阅读量: 46

摘要:  书记的兄弟叫二苕作者 | 徐列星其实二苕不二也不苕,他心里敞亮明了,这是徐志新告诉我的。其实二苕也会说话,只是他独特的发音吐字方式,一般人听不懂,但是徐志新能听懂。先来说说我与二苕的第二次见面,不知道这 ...

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作者 | 徐列星

其实二苕不二也不苕,他心里敞亮明了,这是徐志新告诉我的。其实二苕也会说话,只是他独特的发音吐字方式,一般人听不懂,但是徐志新能听懂。

先来说说我与二苕的第二次见面,不知道这叫故弄玄虚,还是叫埋下伏笔,总之,我要从第二次说起。公元2021年5月4日,青年节那天,孩子班上组织到罗田燕儿谷开展研学活动,也就是让孩子走进乡村,体验乡村生活,还有一种比较文雅的说法叫寻找乡愁。白天我们陪着孩子吃了观音豆腐、玩了陶艺、荡了秋千,还听了徐志新文化自信专题演讲。通过一天的游玩和互动,我们似乎隐隐约约地遇见了乡愁,却又不可名状,乡愁不应该是抽象的,应该是具体的、鲜活的。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直到我平生第二次见到二苕的时候,我竟然不知不觉把二苕跟乡愁联系到了一起。燕儿谷的成功与打乡愁牌不无关系,其响亮的口号是“回得去的故乡,记得住的乡愁”。当天燕儿谷为孩子们准备了篝火晚会,孩子们吃过烤全羊和烧烤之后,便在乡愁广场围着篝火唱歌跳舞、追逐打闹,一群民间艺人开始了吹拉弹唱,几个农村大嫂开始收拾我们留下的残局。我突然发现一个穿深红色短袖的佝偻身影,那就是我两天前见过的二苕,此时,他正卖力地搬桌子。搬了几趟之后,他也看到了我,于是马上就凑过来跟我打招呼,他先是挥了挥手,然后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整个过程他笑得真诚灿烂,又略带几分羞涩。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虽然干着体力活,上衣是扎在皮带里面的,这是个很体面的着装方式,当然我的上衣也是扎在皮带里面的。这么一个寻常的见面跟乡愁有什么关系呢?我说不上来,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燕儿谷能有今天的成就,跟二苕有很大的关系。看来我还是得说说我跟二苕的第一次见面。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要说我跟二苕的第一次见面,就必须先来说说徐志新。徐志新是谁呢?他是个农民、是个干部、是个企业家、是个省人大代表、是个回乡创业的标兵,总而言之,他是个名人,网名“谷哥”,知道他的人还真不少。其实他最常用的两个身份是湖北燕儿谷生态农业观光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田县骆驼坳镇燕窝垸片区联合党委书记,直到近日,我还发现了他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二苕的兄弟。对于他,我早有耳闻,好几年前,各路媒体就在不断宣传他,徐志新三个字说如雷贯耳也不为过,他的头衔太多,事迹太突出,光环太耀眼,但我跟他很长时间都毫无交集。第一次见到他,是我在黄冈黄梅戏大剧院参加樊登读书会活动,他作为赞助人,走上舞台与大家分享心得体会,那天儿童较多,只记得现场气氛很热烈,他具体分享了什么现在已记不大清楚,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一头花白的头发。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真正跟徐志新接触是2019年8月,我随黄冈籍在外知名学者到燕儿谷采风,他介绍了他的创业之路和人生经历,大约二十年前,他从体制内下海创业,先到深圳,后到北京,开办律师事务所,牛刀小试,颇有成就。大约十年前,他回到出生地燕窝垸村,认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造燕儿谷,发展现代观光农业,致力乡村振兴,带领村民致富。那一次,他给我的印象是气场十足,思维敏捷,观念新颖,口才了得,是个回乡创业的典型案例。那时我认为其成功的秘诀在于洞察到了社会发展趋势,顺应了时代,加上会包装会营销,最终成就了燕儿谷这一派美丽繁荣的景象。在这之后,对他关注的不是很多,只记得在媒体上看到了他欢送湖南援助罗田医疗队凯旋的视频。

今年5月2日,我到燕儿谷采风,一同前来的还有来自湖南的音乐家刘教授。刘教授从事高校音乐教学,同时又是著名的歌唱家、作曲家,演唱和创作了一大批经典的音乐作品,特别是自1995年开始就经常演唱《再见大别山》。此次刘教授是受邀来燕儿谷开展创作的,因为他意向跟“80后”的词作者合作,于是我也就有幸又一次来到燕儿谷。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因为大约早到了四十来分钟,我就跟徐志新一起边聊天边等刘教授。他自然又是宣扬的他的理念,他说燕儿谷不卖风景,全国的景点风景大同小异,何况燕儿谷先天性不足,并没有特别吸引眼球的风景,所以燕儿谷卖的是生活,一种亲近自然返璞归真的田园式生活。他又说,他要让城里的孩子见识一下传统手工艺“九佬十八匠”,知道大米是怎么种出来的,知道酒是怎么酿出来的,要让孩子知道奶奶、外婆不只是会接送上学,而是还有很多故事。他还说,他怀念以前吃饭时端着碗满垸子跑,你夹一筷子我碗里的菜,我舀一勺你碗里的汤,怀念捕蜻蜓、抓螃蟹、捅蜂窝的那种纯真,他说那就是最美的乡愁。

刘教授一来就不无遗憾的说,唱了几十年的《再见大别山》,今天才知道大别山主峰在罗田,才知道这里诞生了那么多名人,才知道这一带居然是京剧、黄梅戏等剧种的发源地,然后话锋一转,跟我说黄冈在文化资源的挖掘和宣传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连连点头称是,也承认我们还做得不够,不然也不至于跟山西争杏花村,跟咸宁争赤壁,跟安庆争黄梅戏。徐志新接着话题说,燕儿谷正在做这件事,不仅整理挖掘推介地方民俗文化,还在带头树立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来燕儿谷开展研学活动的中小学生,都会在自己的倡导下齐声朗诵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工匠学校

工匠学校是燕儿谷的一大亮点。我们来的时候,匠人们忙得热火朝天,先看了作品,再看生产过程,有会吹笛子的陶匠,有会把祝福语编进竹筐的篾匠,有会说鼓书、会唱戏曲、会唱民歌、会二胡、三弦、马头琴等十几种乐器的27岁铁匠。徐志新说,80后的工匠,至少得是“双学位”,即会两门以上的手艺才有资格入驻工匠学校。看到这些多才多艺的能工巧匠,刘教授和我啧啧称奇。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工匠学校

现在终于开始正式说我跟二苕的第一次相遇了。晚上,我们在草坪上吃了露天晚餐,当地的民间艺人还跟刘教授切磋了歌技。美好的时光总会过得很快,转眼夜已深,风渐冷,要准备散场了,有的已经起身了,徐志新突然对着夜色喊了一声二苕。我们扭头去看,只见远处晃荡着一个黑影,走过来在我们桌边坐了下来。见二苕坐下来,已站起身的我又重新坐了下来。徐志新拿桌上的烤串递给他,他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开始撸串。徐志新开始说道,他还是这样,跟我在一个桌吃饭,从不主动夹菜,都是我给他夹。他说着又问二苕,二苕,你说我说的是不是?二苕连忙点头,说了一句什么,大家没听懂。徐志新又说,二苕有语言障碍,他说的话就算是当地人一般也听不懂。然后,徐志新开始讲起了二苕的故事。二苕出生于1957年,今年已经64岁了,并不是燕儿谷的人,他老家在隔壁的凤山镇,现在还有个弟弟,因为语言障碍,没成家。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二苕

介绍完二苕的基本情况,徐志新说,十年前,他回来打算创业,首先想解决的是村容村貌问题,村里的一处养猪场成为破题的关键。经过充分论证和细致沟通,老板答应拆除养猪场,就在把猪都妥善处置后打算施工的时候,老板说,里面还住着人呢。住着人?徐志新愣了,不是养猪场吗?怎么还住着人?老板说,二苕还住在里面呢。村民也跟着说,是啊,二苕在里面呢。

在我们鄂东地区,苕是红薯的别称,常引申为形容一个人呆、傻、笨,属于贬义词。以前觉得孩子的名字取得贱一些好养,于是,我父辈那一代人就有很多大狗、细狗、毛头等小名,很多人的小名伴其一生,大名只在户口簿上出现。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扯远了,还是来说二苕吧。拆养猪场拆出个二苕,这是徐志新没有想到的,猪可以卖了变现,大活人可不能卖。徐志新说,他第一次见到二苕时,二苕正蜷缩在其中一间猪舍里,说是猪舍也不准确,二苕的住所跟隔壁的猪舍还是有区别,比如猪舍的门是齐腰高,二苕的门有一人多高,而且,二苕还有家当,两个石头支着一口大铁锅,里面煮的食物内容虽不一样,但看相跟隔壁猪槽里的东西差不多。二苕因无家可归,流浪到此,养猪场老板怜悯他,同时也看他虽然不能说话,但老实本分,就雇佣他帮忙养猪,为了上班方便,二苕就干脆在一间猪舍住了下来。那时的二苕也有威风的一面,所到之处,众人皆捂着口鼻回避,就像古时候钦差出巡。为了不扰民,二苕很少到处走动,与猪朝夕相伴。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让二苕跟我住吧!徐志新这样说道。什么?什么什么?老板和现场的村民以为听错了,眼前这位光鲜亮丽风度翩翩的徐总,竟然要跟二苕住在一起,这是什么画风呀?徐志新卷起二苕的铺盖,牵着他走向了徐家老屋。身后,养猪场轰然倒下,燕儿谷美好的一切从徐志新和二苕牵手时开始了。

徐家老屋是比较传统的砖瓦房,在燕儿谷一众小楼房中格外抢眼,门口还有一棵400年的皂荚树,这是徐志新出生的地方,但不是他长大的地方,大约在两三岁时,他就到位于河铺镇的外婆家生活。徐家老屋后来是他叔叔家的老房子,十年前,徐志新回到燕窝垸,就住在这里。后来这里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徐志新和二苕的家。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徐志新说,在二苕之前,没见过那么脏的人。到徐家老屋后,他给二苕洗澡洗头,从上到下来了个大扫除。然后把二苕之前的衣服一把火烧掉,重新买几套像样的衣服,再带他去理个发,刮个胡子,这样折腾一番后,二苕才总算有模有样了。那时候,徐志新睡在里屋,二苕睡在外屋,徐志新没睡,二苕就不睡,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即便是现在两人没有住在一起,但这种默契仍然在。二苕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刚搬到徐家老屋那阵子,他嘴里几乎没什么牙。有一天,村里来了镶牙的,看了二苕的情况后,告诉他这一口牙需要600。二苕比划半天,坚持三个手指头,也是就300,镶牙的最终同意了。可等牙镶好后,二苕却只给100。这下镶牙的可不乐意,差点就要动手了。村里人赶紧给徐志新打电话,徐志新赶过来又是道歉又是补差价,对方才肯作罢。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二苕

徐志新有意识地让二苕接触村民,融入社会,吃饭时也经常把他带上,就坐在自己身旁。二苕倒也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敢夹菜,他怕别人嫌弃他,夹菜盛饭一律由徐志新代劳。这些年来,一些重要日子徐志新都忘不了二苕,过时过节,特别是吃年饭,徐志新左右两边一般都是母亲和二苕。就这样,二苕慢慢活得有个人样了,愿意跟他交流并听得懂他说话的人多了起来。二苕也渐渐地将自己融入到燕儿谷的发展当中,每天到处转,遇事揽事,见事做事,有垃圾捡起来,花草干了浇水。徐志新有晚睡的习惯,二苕也一样晚睡,夜深人静时,二苕总是巡逻穿梭,守护着燕儿谷的安宁,成为了燕儿谷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故事讲到这里,撸着串的二苕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时不时地点头表示认可。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动不已,刘教授更是情不自禁,放声唱起了《再见大别山》,当唱到“白发的大哥,我祝你健康长寿”时,他紧紧握住了徐志新的手,眼里闪着泪光。现场的每个人都沉浸在感动之中,我瞟了一眼二苕,只有他仍保持微笑。刘教授说,唱了几十年的《再见大别山》,只有这一遍才唱出了精气神和真感情,主要是见到歌曲中的那位白发大哥,大别山之所以雄伟,之所以在中国革命史上地位高,就是因为有太多的这种“白发大哥”。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常言道,小胜靠智,大胜靠德。一个社会的进步程度,取决于对待弱者的态度。我终于开始认识到,燕儿谷的今天,绝不仅仅靠巧舌如簧和资金堆砌,它的成功在十年前徐志新牵着二苕走向徐家老屋时就已经注定了。我记得一位熟识的词作家创作的歌曲《乡愁》开头两句这样写道:“乡愁是祖屋的一片老瓦,乡愁是祖母的一缕白发”,而在我看来,徐志新和二苕就是燕儿谷的乡愁,这乡愁,就是邻里之间的守望相助,搀扶前行,就是你夹一筷子我碗里的菜,我舀一勺你碗里的汤,就是尊重每一个弱者,让每一个生命都能有尊严地绽放。徐志新和二苕都是可爱的,虽不惊天动地,但温润人心,他们的故事是精准扶贫的缩影,也是乡村振兴的范本,扶贫先扶志,振兴先振人。燕儿谷是个美丽的名字,燕子在中国文化中也预示着吉祥,有人说来燕儿谷好像并没有看到燕子。一大批有志青年从全国各地来这里扎根,一大批村民登上火热的乡村振兴舞台,就像一只只翩飞的燕子,衔着春泥,筑造锦巢。从燕儿谷回来后,我就想着要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燕儿谷不仅有秀美的风景、可口的饭菜、高超的工匠,还有白发的大哥、憨厚的二苕、浓郁的乡愁。 2021年5月10日 于黄州遗爱湖文兴阁

作者简介

徐列星《书记的兄弟叫二苕》

徐列星
徐列星,男,1984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罗田县九资河镇人,曾在麻城市委宣传部、黄冈市交通运输局、黄冈市委宣传部工作,现任黄冈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文章精华
本周热门
    编辑推荐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21 黄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2021007424号